三木的故事

中国孕婴童网 2019-10-09


三木今年26岁,两年前来到这个西南地区的省会打拼,由于家庭原因,他从小就缺乏管教,智商也不高,初中毕业以后就靠家里的亲戚找关系去了另外一个直辖市读了一个职高加大专的连读。毕业以后也是啥也不会,回到家乡的三木做过D厅小弟,每天睡到下午醒,然后随便吃点东西就去上班,每个月发的那点工资3天就跟狐朋狗友花的精光。


在钢化膜刚出来的时候,表哥有关系跟厂家拿过一批出厂价的货,然后每天晚上跟表哥出去练摊贴膜,每天晚上也能挣个2百3百。但是自从表哥走后,他也懒得出去摆摊了,至今家里还留下一箱子那个年代的钢化膜,表哥投入的进货的钱也没有跟他计较。


后来三木又在借贷宝最火的那段时间去当了地推,在某个万能网站上进了一堆低价玩偶,出去推广了几天以后,这次是家里又剩下了一堆玩偶。三木就是这样,他觉得他并不是废物,他只是有点自卑,他认为他的自卑是有原因的。


三木的父亲是这个家里的第五个儿子,也是唯一一个儿子,往上有4个姐姐,得到了全家的爱,三木爹又找了一个只有外貌合格的老婆,两口子一发不可收拾,从20岁赌到了50岁,赌的家破人亡,这些年全家借给这两口子的钱以百万记。自然,三木作为这个家庭的孩子,是不受待见的,好在他还是全家唯一的单传,三木的奶奶非常爱他。三木就是这种环境下长大,木讷是他的保护色,内向是为了不犯错,在他人生的前20年,一切都还安好,虽然不出彩,但是也不让人抓不到把柄。



如果三木就这样就在家乡混下去也无妨,但是毕竟家里的每个人都比他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他们无法忍受家里出了一个三木这样的人。表哥在省会给他找了一个培训学校,鉴于他在职高的时候就学过设计,给他报了一个不用多费脑筋的进阶课程,奶奶出了学费,2万多块(此时三木的爹妈因为赌债已跑路)。


4个月后,三木培训完毕,学校从培训到简历包装一条龙,三木也在省会顺利的找到了工作,一个月有比普通本科应届生还高的工资。三木从一开始新鲜感老老实实工作开始新人生过度到了日复一日的社畜感。三木的工资不低,并且单身,完全够用,长相不差的他对女人也没什么欲望,他的身边经常有女人围绕,但是他并不感冒。他一直在寻找自己心底那份悸动,直到有一天他点开了那个罪恶的澳门赌场独家上线。


我们现在研究三木的心理历程也只是猜测而已,可能是见证了家庭的衰落以后的反抗,可能是长久以来的赌博基因在他血液里流畅,可能是他想证明他自己。这些都没有意义了,三木彻底沦陷了,沦陷在德州扑克里,沦陷在show hand里。工资自然是不够用的,他开始撸小贷,小贷还不起以后,电话打给家里人,面对家里人的询问,他开始编故事,说自己在投资,并不聪明的他,又说不清自己投资的什么,三木的奶奶已经80岁了,从自己的退休金里取出了自己全部的存款1万2000块钱打给了三木,三木依然无法停下来,本就智商不高的他根本不明白庄家的套路,走上了跟自己父母一样的道路。


在那疯狂的几个月时间,三木骗了所有自己认识的人的钱,有出生入死一起打拼的兄弟,有跟着他来省会拼搏的同学,还有喜欢他的女孩子,三木用他那木讷老实的表面性格骗了一个又一个愿意相信他的人。三木觉得自己会翻本,每一次下注到开奖的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就是自己要的,每一次都是一种新生,他无法自拔。


在这个年末的时候,三木的谎言再也包不住了,他的债主找到了那个对他一直关心的表哥,控诉了三木一直以来的行为,表哥在家人群里全程转发了三木的种种行为,三木又一次成为了众矢之的,群里的亲戚骂声不绝于耳,三木此时已经屏蔽了所有手机上的家人和债主的号码,对他来说,一切从一开始就无所谓了,当一个人从极度压抑的环境中释放出来,无关血缘基因,这种反噬肯定是毁灭性的。


三木已经有1个多月没有回跟当初一起来省会打拼的朋友们合租的房子了,这段时间他都是住在公司里,他还有脸面要维护,每天对着追债的朋友说着慌。在这个西南省会城市,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孤独,这个城市的天气总是阴霾,他特意挑了一天日子,趁室友都不在的时候请假回出租屋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绑上了自己那辆250cc的摩托车,油还有一半,三木的包里还有38块钱,他拧紧油门,向着家的方向开去,成都的风,吹的他的眼睛一直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