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读物丨火腿香,父爱长

医疗网 2019-10-21

20:00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前几日女同学小聚,大家凑在一起,从日常琐事聊到家长里短;又从现实生活聊到同窗之情。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全然不顾满桌佳肴,尽情沉醉在对青春岁月的缅怀之中。


  当回忆起校园生活时,刚夹起一块溜肥肠的红突然急匆匆地放下了筷子,说:“大家还记不记得当年薛芬他爸给她送德维大火腿的情景?你们那时候馋不馋?我可是馋死了!”


  “馋啊!馋薛芬喝的火腿粥。红,你父亲那会是乡党委书记吧?高干子女都馋,我们怎能不馋?”淑莲挑着眉毛笑道。


  “可不是嘛,满宿舍都是火腿诱人的香味,馋的俺晚上都睡不着!”向来温婉柔美的春燕,也跟着抱怨起来。


  英子喝了一口水,又匆忙补充道:“害得我那时老犯馋虫,总想我要是能吃上一根大火腿,该是多幸福的事啊!”


  “薛芬,今天得罚你三杯酒,不喝都不行!”法姐故作强硬,边说边举杯站了起来。


  “咱们今天这是开声讨大会吗?酒就免了,我送你们每人三根火腿回家抱着啃个够吧,哈哈哈哈......”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嬉闹着。我激动地笑出来了眼泪,真没想到,三十年时光匆匆而过,大家对我当年吃火腿的事情居然记忆犹新。



  1989年秋天,我被录取到离家几十公里外的县财专上学。由于刚入学时学习非常紧张,再者离家较远,所以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家。


  初冬的一天,我正在教室里课间休息。突然听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轻声地呼唤着我,一抬头,发现父亲正站在教室门前。看到父亲慈祥的笑容,似有一股春风扑面而来,让我雀跃欢喜。


     因我初次离家这么久,父亲一直挂念着我,这次是专程来学校看看,顺便给我送点好吃的增加营养。一听说有好吃的,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严实的布兜,沁入心脾的一股肉香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


     “哇噻,这是什么”?两根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深红色圆柱形的东西,外面包着一层透明薄膜。父亲说:这是胶南肉联厂新出的熟食产品——德维牌火腿肠,熟猪肉加淀粉调料制作而成,打开就能直接吃。细心的父亲早已让售货员用刀均匀切开,且不完全切到底,是一截一截连在一起的,吃起来方便。


     临走时,父亲又再三叮嘱,别舍不得吃,一天三块,吃完他会再来送。目送着渐渐走远的父亲,我转过身回到教室,见到父亲后的那种美美心情一直漾在脸上,同学们都对我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回到宿舍,我小心翼翼地把火腿挂在床头。狭小的空间里,火腿的香气肆意地充斥着每个角落。吃饭时,值日同学打回馒头后,我就轻轻掰下一截火腿,就着馒头细嚼慢咽。细细品味时,一种无法形容的鲜美味道让我都舍不得咽进肚里。


     后来感觉整块吃不过瘾,我换了吃法,把一截火腿用水果刀切成好多小碎块,放进饭盒里,早上再盛进稀饭,泡上一会,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自制火腿粥便做好了。我一边用汤匙慢慢搅动,一边一勺一勺,缓缓送进嘴里,鲜澄澄的那个好喝劲儿别提了,不但填饱了肠胃,还暖了整个身心。


     中午吃菜是要自己用菜票去伙房买的,当我把盛有火腿的饭盒递进窗口,里面胖胖的师傅每次都会瞪大眼睛细细打量我一番之后再给我盛菜,师傅的眼神至今令人印象深刻。“咦,我有没有让同学品尝呢?”“呵,真没有。”即便是让叽让叽也是不情愿的,“自己都不舍得大快朵颐,怎么会舍得给同学吃呢?”


  那个年代住校,学校里的伙食确实差,顿顿都是馒头和清汤寡水的白菜,极少吃到肉。实在馋得慌,就用热水冲一包干海带丝解解馋。一根大火腿要十几元,跟在校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绝对算是餐桌上的奢侈品了,平常百姓家是极少吃过的。如今想来,同学们说馋,是真实的。



  家时生活条件的提高,全是因为我的父亲既能吃苦耐劳又有经济头脑。经济政策放开后,他每天都会骑上自行车四处赶集做点小生意。


     父亲说以前集体大包干的时候,就是有能力也捞不着施展,体现不了个人价值。而今政策放开了,要是再过以前的穷日子,那就是说明是自己懒惰没本事。


     于是,父亲便每天早出晚归,不辞劳苦,家中很快就有了积蓄。八十年代初就买了十七英寸的大彩电,还有原装进口的铃木摩托车;父亲也因勤劳致富而名扬乡里。疼爱女儿自然舍得给女儿花钱,买上火腿肠迎着一路嗖嗖的北风,骑一个多小时的摩托车亲自送到学校,这份爱,好似雨后明媚温暖的阳光,呵护着我的成长。


  现如今,火腿肠已不再是稀罕物,只是普通百姓的一道家常菜。曾经那个让人羡慕的青春懵懂的女儿,已近天命之年;曾经那个为家庭努力打拼的父亲,已是白发苍苍。时光,总是在不停地流逝,而这份淳淳父爱,却从未随时光的流逝而淡漠。


     如今,虽然生活条件好了,年迈的父亲却患有“三高”等疾病;再加上孩子们又不在身边,老人家难免有些许孤寂。作为女儿,也许,我唯一的回报,也就是尽可能的多回家看看,多陪陪他老人家了。


  岁月更迭,韶华易逝。人生旅途中,虽有许多往事已尘封在记忆深处,但父亲给我送火腿的情景却总是沥沥在目,如在眼前。想起这样一句话:世间唯一宠爱你而不求回报的那个男人就是父亲!也许,父女之间,一些发自肺腑的话很难直接说出口,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一直在呼喊:“父亲,我永远爱您!”




文/薛芬

简介: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成员。常叹自己碌碌无为平庸度日,却无心努力奋斗改变自我。人生已过多半,惟愿家人朋友安康,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主播/张静

简介:上泉朗诵社会员。希望能用声音传播文字的力量,与您共同思考生命中的一切遇见。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静   秋

校稿:王贵明

复审:裴   珊

发布:姜蕴青




“家在黄岛”主编



 文学爱好者

请戳一戳

西海岸新区文化生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