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渡故事》

财经导报 2019-10-09

从前,把生活过成诗,

如今,在诗里寻找生活。

步伐往前,眼眸向后。

LIFE IS  



  THE POEM




还想去许多地方,那里或许没有别致的风景,但一定会有可爱的人。




《弥渡故事》


文/木夕

农历腊月初二,第四次到弥渡,不为找寻小河,目的也不为淌水。仅只是人怀旧,所以去了又来。


讲真,四次!从未好好看这小城,更是别提懂它了。说来也惭愧,一个广义上的“本地人”,地名是电视上知道的,了解它是为谋生,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并不熟悉。



第一次到弥渡,满心憧憬,一来对小河淌水的向往,二是对往后余生的希冀,有向往、希冀的生活真是不错。出了校门口,生活开始悄悄对你动手动脚。不论你是否愿意,倘若没有目标,没有可以养尊处优的条件,就不得不四处谋生。鉴于此,来到弥渡,那会钱重要啊,只要钱到位,班哪里上倒是无所谓。哪像现在,把钱都看淡了,看多重又与你有何干系?


第二次到弥渡,时隔几日,有朋友陪同。到谋生之地考察一番,说句当地人不喜欢的话:“挺一般。”虽不是高尚文雅的人,不过此话已退步讲。大概是恰逢苞谷成熟时的一季雨,小河水浑然没有电视里或是自己臆想那般清澈,所以觉得自己受了欺骗。话讲回来,苞谷成熟前的一季雨,还未见哪的水是清澈见底的。大概是,我们对心存美好的东西都太过于苛求。



第三次到弥渡,还是之前的朋友陪同。好吧,都已是大人,也不是没有安全感,是没有工作,都比较清闲而已。最为重要的是,那些天还要指望他才吃得上饭。花灯广场拐角的黄粉摊许多,听说在当地也算比较出名,出于好奇,两人便品尝一番。不是坏话,不过真不是我喜欢的口味,也并不挑嘴。一个地方的菜,就和人一般,惯了便离不开了,哪有别的好可以替代。


第四次到弥渡,是前天,雨。午饭过后人开始慵懒起来,有朋友顺道去弥渡,就跟去绕了一圈。路是第一次去时候的样子,蜿蜒,云雾缭绕,弯拐。当从山下来进果河路,便不再是山路,平坦坝子里一眼望去,片片都是冬里难得的绿。心心念念许久的卷蹄也买回了,是一家八方邻里都争相推荐的食堂买来的,虽是心觉有些许贵,不过味道很好。急匆匆的去,急匆匆的回,也未来得及看看那些第一份工作里,熟悉过一段时间的人。



或许还有下次,就去天生桥,没见过,所以心有向往。喜欢桥,是桥另一边未知,喜欢桥,是一生的路太长,每座桥都是风景。下一次,定然要去看看,拍下这一生一路风景。


来了又去,我又从新钻回下关的风里,我会惦记着这个地方,第一份工作就在这里,许久难忘。



LIFE IS  



  THE POEM

   门前(节选)   /  顾城   




















我多么希望


有一个门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那扇门


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有门,不用开开


是我们的,就十分美好



时笺文学生活杂志

行政/无折

审稿/宇君

编辑/木夕

图片 / 网络(侵删)

时笺文学 

点击关注

做个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