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们都没想到,这位年轻的小女孩,居然是一个古董专家

环球外汇 2019-12-02

薛雪侃侃而谈,而房间中众人却各有思量。

陈辉零说:“不知姑娘师承何处?”

薛雪脸红了,“我没有师傅。”只不过比别人花了很多的时间在这里,却被家人误会是乱花钱!她的眼神暗了暗。

“外公,薛雪现在是我们鹿鸣斋的师傅!”周昶扬说。

而薛雪被他这句“外公”炸的焦糊糊的,陈辉零老先生竟然是他的外公!

“阿扬眼光不错!”陈辉零赞许地说。

“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真是长江後浪推前浪!”林文肖赞许地看著薛雪。

得到三位大师的赞许,薛雪脸色还是淡淡的。

三位大师更是满意了,不骄不躁,她小小年纪却这般的内敛,有前途,真是大有前途。

黄航这会高兴的尾巴都翘起来了!

“高志浩高公子,愿赌服输!扬哥,帮我在他的真品里挑两样。”黄航眼睛带著讥笑地看著高志浩。

“宝宝,去挑两样。”周昶扬则叫薛雪。

薛雪走过去,挑了那个青铜鼎,还有一个春水玉饰。

所谓“春水”,就是表现的是北方游牧民族春天至湖边打猎的题材,春水玉以海东青攫雁的场景为主要的纹样,辽、金、元玉器流行以这个题材作为装饰。

三位大师看了,又露出赞许的目光。

陈辉零还说:“你这丫头,眼光真是毒辣!一下子把阿浩两件最值钱的家夥拿走了。”

黄航从薛雪手里接过来两件古董,对著高志浩得意地扬扬,说:“愿赌服输!”

高志浩的脸都变成青色!

黄航转而一脸讨好的笑,谄媚地跟薛雪说:“薛小姐,你喜欢哪件,挑一挑?要不我那堆里,你有什麽东西看得上不?”

薛雪看著周昶扬,周昶扬点点头。

薛雪觉得黄航的收藏品想必是他的心头好,君子不夺人所好!她拿了那个春水玉饰。

这个玉饰是椭圆形,古代人是作为腰带缀饰。这是海东青攫天鹅的图案,用的是镂雕法,在荷莲、草卉丛中,一只白天鹅张口展翅,潜入荷丛之中,其上方一只海东青正回首寻觅,伺机攫捕。

薛雪爱不释手地把玩著。

“走走,我们去吃饭贺一贺。”黄航呼朋唤友的,还不忘对高志浩说:“一起吧!”

这次高志浩的脸都黑了!

除了高志浩和他的朋友,其他人包括三位大师也跟过来。

三位大师坐在周昶扬的车上。

只是三位慈眉善目的老者的眼眸不时扫向薛雪。

终於,有人忍不住了!

李学勤先问:“不知薛小姐家里是做什麽的。”

“嗯,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薛雪说。

林文肖说:“教什麽的?”

“英语和经济学。”薛雪想了一想才说道。这些事情想起来好遥远了,她也极少回父母的家。当初,父母就反对她跟曾一谈在一起!但是她叛逆地连大学都不念了,嫁给曾一谈,父母没有多说什麽,只是对自己比较冷淡,直到儿子出世才好一点。两位老人家对自己很冷淡,对儿子却是极好的。她当初一点都不明白自己父母跟曾一谈的父母是好朋友,为什麽要反对自己嫁给他呢!现在她终於明白了!

“那你怎麽会古董?”

“你怎麽学会看古董?”

“你那里学的古董?”

三位大师一时间异口同声问了出来,尽管是不同的句子,但是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古董知识哪里学来的?

古玩这一行的水深不见底,即便混迹古玩界一辈子的老前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分辨古董真假就靠眼力与经验。

古董知识不能一蹴而就,长期浸淫会有潜移默化的作用。而薛雪今晚的表现让陈辉零三人呲呲称奇,老师傅不一定有她这种眼力和经验!但是她一没有师傅,二没有好的环境,怎麽学会这些的呢?

“我对这些感兴趣,经常去天光墟,旧货市场,看得多了,渐渐摸出一些经验!”薛雪道,她心里却不以为然:“骗人的鬼话,以前也经常打眼,不过总的来说还是险赚。掏出来的真品都拿去送礼了!要不然曾一谈以为那些大客户怎麽会将资金放进他的证券行由他操作!他真以为那是他的秘书情人拉来的??开玩笑!”

薛雪不知道,她此时已经被陈辉零三人看上了!

他们三人的眼眸不时扫向薛雪,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周昶扬心里好笑,不过他心里也很震惊!只是跑跑市场就这麽厉害?没有人指导?

他们一行人到了珠江边一家以海鲜闻名的酒楼。

才刚坐下,黄航的手机响了。

“喂,靓仔,有何贵干啊?”

......

“他不在!你找快手有什麽事?”

......

“哦?你从山民手里捣鼓了三箱好货?!!还要跟丁敏平分,哈哈,丁敏出名的难缠,你怎麽跟他混一起啊!算你倒霉,还好你只是现金不够,要是不带现金,东西全是丁敏的!你哭都没地方哭!”

......

“我这里有一位师傅,比快手还要快!你要不要?嗯,我们在东江吃饭,我先问问他们意见!扬哥呀,他也在。”黄航转头问周昶扬,“扬哥,锺鸣找你?”

周昶扬接过了电话,“阿鸣,什麽事?”

黄航笑嘻嘻对薛雪说:“薛小姐,有位朋友从山民手里收购了一些古董,嗯,也有可能不是古董,因为山民只收现金,他是跟别人一起出钱的,所以要平分货物,不知你能否帮忙......”

“是跟刚才一样麽?捡过来就是我们这边的?”薛雪问。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玩这个。

“对,差不多,你把贵价的捡过来就行。”黄航说。

“嗯,我问问老板,老板说去就去。”薛雪说。

那边周昶扬还在讲电话,“你等一下,我先问问。”

“外公,阿鸣想请您去当裁判,您看?他知道林阿公和阿公也在,也想要请您们?”

三位大师说:“薛小姐去麽?”

薛雪则问周昶扬:“老板,我能去麽?”

一个房间内正在吃饭的人都哈哈大笑。

......

注:(本篇由小编进行网络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本人会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精彩回顾,请点击下面:      

价值百万的“晚清古币”

古币市场行情在这,谁说古币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