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东方新闻 2019-07-11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上海墓园

蒋介石一生承认的女人共有四位:原配毛福梅、侍妾姚冶诚、妻子陈洁如和夫人宋美龄。影响最大、风头最劲、对蒋介石帮助最大的,当然是宋美龄,可是,遗憾的是,宋美龄却不是蒋介石的最爱。而让蒋介石一生惆怅、愧疚、惦念的,能称之为爱情的,始终是陈洁如。

陈洁如,生于1905年,原名陈凤,1919年夏,在张静江府邸,蒋介石初见14岁的陈凤,一见倾心,随即,蒋介石对其展开猛烈的追求,这时的蒋介石已经是孙中山信任的人,绝对的高官,炙手可热,但蒋就像一个被燃烧起来的痴情少年,为陈凤失魂落魄,他竟然想办法找到陈凤家里去,最初,陈凤的母亲因为年龄和地位的悬殊拒绝了他,但蒋并不气馁,多次登门,坦诚自己的婚史妻妾和子女情况,向陈家母女表露自已的诚意并发誓永不负陈凤之心,蒋的诚恳和态度终于打动陈母,同意蒋与自己的女儿来往。在蒋与陈交往过程中,蒋甚至动情到为陈写下表达爱意和坚贞的血书:“我用我的鲜血,为你写下一张永爱不休的誓书。”也算得上是海誓山盟了。蒋的这一举动,彻底感动和俘获了陈的芳心。要知道,这个时期的蒋心智成熟,地位高高在上,能做出这样的举动,足以证明他是真的遭遇了爱情,也足以证明,一个男人,无论他在外怎样的正襟危坐、面容刻板,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在荷尔蒙的作用下,都是可爱、可怜甚至有些幼稚的。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

后面的发展就顺理成章了,1921年,蒋介石与陈凤依照旧俗举行了订婚仪式,两家纳彩互换礼物,写有双方生辰八字等内容的喜帖昭示着二人的甜蜜,依旧礼,这就意味着二人将合二为一,死生不渝。订婚后的一天,蒋介石深情告白陈凤:“陈凤是你的乳名,应只供你母亲使用,别人称呼则为不妥。我为你起了一个新名字,我想它特别适合你,就是‘洁如’,意思是‘如同未受世间污染’。你在我心里是纯洁无瑕的。你喜欢它吗?”这时蒋取出一张他自己的照片,将“陈洁如”三字郑重地写在他照片上自己的左侧。”从这时起,陈洁如这个名字替代了原来的陈凤,进入人们的视线了。我们可以想象,这时的二人婚事已定,何等幸福?而蒋此举又何等浪漫多情?

蒋介石、陈洁如大婚典礼于1921年12月5日在上海永安大楼大东旅馆宴会厅举行。双方亲友悉数到场,见证郎才女貌的一对佳人喜结连理。证婚人正是张静江。婚礼细节在当天宾客多人回忆里均有描述,总之是喜庆又庄严的,新人的神态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幸福。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

宾客散去后,是完全属于一对新人的时间,房门的上锁、新婚之夜的准备工作,如同每一个如愿以偿的男人一样,蒋介石都亲自来做。陈洁如毕竟只有十六岁,她紧张、期待、喜悦又有些害怕,新郎虽然经验丰富,但也难掩激动,他向自己的新娘低声说着情话:“你已是我亲爱的妻子了,世界上惟一的爱人!噢,亲爱的!除你之外,我永远不会爱上别的女人,这是我郑重的承诺。”婚后的陈洁如是一位称职的妻子,她有着中国传统女性的贤惠善良、知书达礼,她与蒋在溪口的原配毛福梅和族人们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和来往,她与蒋介石的孩子们关系很好,她实在是一位好继母,蒋经国与她关系相当亲密,亲热的喊她“上海姆妈”,蒋纬国尊她为“庶母”。她对蒋的孩子们视如己出,很是关爱,尤其是蒋经国,与他的“上海姆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婚后,大小场合,蒋介石常常将陈洁如带在身边,有一件事很能证明二人婚后生活的和谐和甜蜜,1923年初,蒋介石任大元帅府行营参谋长,同年8月,蒋介石访问苏联,陈洁如不愿同去,倍受相思之苦的蒋介石多借鸿雁倾诉相思,蒋有写日记的习惯,他那几年的日记中常常会表露,哪怕二人的短暂分离,也会令蒋陷入思念。1924年,蒋介石出任黄浦军校校长,这时,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正是在这一时期,陈洁如结识了后来为她提供过帮助的周恩来。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新婚的蒋、陈

蒋介石不光会谈恋爱,他更是一个有野心的军人,是个政治家,他打造的人设就是国父孙中山最忠诚的学生,是国父思想和事业的继承人,而宋家,蒋介石当然懂他们在政治、经济甚至是对美国的影响,孙先生的背书、宋家的支持是蒋介石实现政治野心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他志在必得。联姻无疑是最便捷的途径。

我们都知道,当婚姻里搀入了政治和利益,婚姻的纯粹性当然大打折扣,而且在蒋介石追求宋美龄的全过程里,他与陈洁如夫妻感情甚笃,从未出现过裂痕,蒋介石是花心吗?还是应该说他是道德败坏呢?其实平心而论,蒋介石这时显露了他政治家甚至是领袖的基本素质,他当然不是后主李煜,更不是徐志摩,作为一个有理想抱负的男人,他的选择是宋美龄,是政治,而抛弃了爱情。在他和宋美龄的婚姻里,他与宋家是彼此需要的,宋家几乎是全家反对这桩婚事,唯有大姐宋蔼龄极力撮合蒋宋联姻,她认定,孙中山之后,唯有蒋介石可以稳定住局面,而她的小妹,必成第一夫人,对于宋家,对于孔家,掌控国家大局还有什么问题呢?事实证明,宋蔼龄的眼光是老辣的,政治嗅觉灵敏而准确。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轰动上海滩的蒋宋联姻

是不是意味着蒋介石对宋美龄就没有爱情呢?当然不能这么认为,宋美龄在那个时代,绝对是最出色的女性,姐夫是大总统、国父,姐姐是第一夫人,家族和自己又有美国背景,有这么多的光环加持,蒋介石为之倾倒再正常不过,纵然是风华绝代,但是,二人的交往从一开始就不单纯,蒋介石固然要仰仗孙家、宋家,同样,国父也更需要强有力的臂膀,宋孔两家更离不开蒋介石这样一个强人。所以,他们无论从各方面,都是注定要捆绑在一起的。从另一个角度说,蒋宋联姻差不多算是牢不可破。至于感情能占多少比例,恐怕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陈洁如在这样的背景下,蒋和她的爱情显得多么的苍白和多余,蒋介石在处理他这一段为期6年的婚姻也相当的耐人寻味,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逝世时,蒋介石在政治上资历要浅于汪精卫、胡汉民、廖仲恺、许崇智,只能勉强排到第五位,他想做到老大的位置,基本是天方夜谭,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怎么可能?但到了1926年,短短一年时间,国民党基本上就形成了蒋、汪共同执政的局面了,这时的蒋介石已触到了国家最高权力,汪精卫的支持者是日本,资历也比他深的多,其实,蒋根本没有选择,他只有和必须和宋美龄结婚,获取美国的支持,这是他成功的唯一出路。1927年,经过多次安抚、沟通,恳求,蒋承诺陈洁如,以5年为限,让陈先远避美国,5年后,恢复夫妻关系,1927年8月1日一早,蒋亲赴陈洁如母亲的住所,以作告别和再次承诺。并安排张静江的两个女儿陪同陈洁如赴美留学,并通过杜月笙为陈在美的生活以及费用开支做了周到的安排。8月19日,陈洁如在张静江两个女儿以及少量的随扈陪同下,登上美国杰克逊总统号客轮,当轮船经过日本神户时,当地还打出了“欢迎蒋夫人陈洁如”的条幅,当地报纸也刊出了“蒋夫人搭轮赴美”的新闻。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和友人,左为张静江夫人朱逸民

1933年,陈洁如回到上海,物是人非,时局动荡,生活在租界里的陈洁如巧遇陈璧君,要拉她进汪伪政府,为摆脱纠缠,在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的帮助下,陈洁如来到战时陪都重庆,住在了蒋的至交吴忠信家里,这样就方便了蒋常去探望,二人旧情复燃,蒋宋关系受此影响一度岌岌可危,高层都在盛传委员长或会婚变的消息,蒋曾连续四天闭门谢客,据说是因为和夫人发生冲突脸部都挂了彩,1944年6月,宋美龄更是在大姐宋蔼龄、外甥孔令杰的陪同下,出走巴西,口中对蒋的称呼都变成了“那个男人”。但是我们前文分析过,蒋宋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在共同的政治和家族利益下,骄傲的宋美龄也不得不收起她的傲气,而蒋也不得不放弃他的爱情。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与友人

1949年解放后,上海卢湾区邀陈洁如任区政协委员,1961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批准下,陈洁如移居香港,在台湾的蒋经国得知消息后,在九龙为陈洁如购置一套豪华别墅供她安享晚年,报答他的“上海姆妈”。1962年,75岁的蒋派亲信送密信给陈洁如,写:“曩昔风雨同舟的日子里,所受照拂,未尝须臾去怀。”可见在蒋的心底,时光的作用很有限,他从未忘却过陈洁如。1971年,临终前的陈洁如写给蒋一封信,信中说:“30多年来,我的委屈惟君知之,然而为了保持君等国家荣誉,我一直忍受着最大的自我牺牲……”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陈洁如

最后,让我们欣赏一下蒋介石分别写给陈洁如和宋美龄的信吧,或许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蒋对二人感情的不同:

致陈洁如:

我最亲爱的妻:我于今天中午到达满洲里,我必须说我十分想念你。我高兴看到这座小城。我很惊异地发现那只是一狭长的路段,没有值勤卫兵守卫,凡人均可自由越镜进出。请不要为我担心。我很愉快,正期待学习很多东西。 我一天从早至午至夜,都在想念你。 ——介石<1923年8月25日>

我最亲爱的妻:我已安抵莫斯科。这里的海关非常严格,我们的行李都被彻底检查。令我惊讶的是这里的欧洲风味,诸事都与亚洲不同……我很遗憾的是,列宁病得很重……请注意:我身上穿的是你给我的那件披风,那就是说,我在想念你! ——热爱你的介石<1923年9月2日>

我最亲爱的妻:今天我去会见了军事训练总监,从他那里,我学到了非常多的红军组织情形……我与教育事务人民委员长晤谈后,曾记下如下几点……我已买了马克思所著资本论来读。此书上半部似颇难读,但下半部则深奥且引人入胜。下封信中再告诉你更多消息。 ——热爱你的介石<1923年9月20日>

我的爱妻:你必已看到我们武汉大胜的消息。有一件令我惊喜的事,就是我收到宋美龄一封电报,为我的胜利致贺,并称我为英雄。我已复电致谢。我离此前往南昌以前,将再写信给你。在这期间,盼你多多想我……我真心爱着你。 ——中正<1926年9月>

大人物的爱情:蒋介石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陈洁如

晚年陈洁如

致宋美龄:

美龄女士:我料想令姐已代转我给你的专函……你的态度如何?请来函详示。你可否赠我一帧最近的玉照,以使我得以经常见到你的芳影?我的想法是:令堂、孙夫人。你以为不便来与我晤面(因为我的妻子),但我今已离开江西,你大可不必再存此种令你不安的疑虑。 ——中正<1927年3月19日>

美龄女士: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但不知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 ——中正<1927年8月16日>

余决为国牺牲,望勿为我有所顾虑……余之子亦即余妻之子,望视如已出,以慰余灵。但余妻切勿来陕。 ——中正<1936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