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之痛(小说)

嘉人网 2019-11-08

教改之痛(小说)

“爸,我考了705分……”近晚范大仓从宿纤市区回到家,刚推开院门,儿子小童便欣喜地迎了上来。

“好,好,好!好儿子,有种,你真是爸爸的好儿子!快!快去灶头上拿几块零钱到巷口小店去买瓶酒,我在家弄两小菜,俺爷俩好好喝两盅……”范大仓高兴是从心里发出的,儿子中考成绩705分,比他预想的还要好。有这个分数,儿子上县中是一定的了。他知道,去年县中的分数线是602分,小童今年的分数比去年沭中录取分数线要高出一百多分。自己多年披星戴月的劳作有了回报,尽管这个回报不是钱财和物质上的,心理上的满足一样使范大仓兴奋不已。

“爸!我吃过了,中午剩下的饭……”

“吃过了也得去!天大的喜事落到咱家,爸高兴,爸想喝点,庆祝庆祝……”话出口范大仓似乎有点哽咽。

教改之痛(小说)

小童十岁时,母亲得了肝癌,医治两年,花干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也没有治好。三十刚出点头的范大仓没有续娶,实际上他也没有那个条件。一个穷工人,住在城边一隅的棚户区,不仅要供养住在农村的两位老人,还带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哪个女人也不会轻易地跟他一起受这个罪。

年轻丧偶、家境困难并没有使范大仓颓废,因为他有儿子小童作为精神支柱。老婆离世后,把儿子小童抚养成人、成才成了范大仓的最大心愿。小童也很争气,读小学时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后来考上西城区离家很近一所较好的初级中学。小童考上初中的那些天,范大仓整天合不拢嘴,遇人便说“我儿子考上初中了”。从那之后,不管在外怎么忙,范大仓都坚持按时回家做饭,他不能让孩子自己扒锅执瓢,而影响学习。

实际上,从小童考上初中开始,范大仓就开始攒钱了。范大仓知道儿子要想有出息,就必须将他送到沭河最高学府沭河中学去读高中。那里不仅环境也好,好教师多,考上大学机率也高。想让儿子上沭河中学,除了儿子成绩要过得去,另外还有一样也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自己手中要有足够的钱来保证儿子读高中时花销。学杂费要钱,学习资料要钱,校服鞋帽要钱,还有住校火食牙刷牙膏洗漱等开支,哪一样都得需钱。这些,事先必须要有个准备。

范大仓没有什么可省的,沭河机械厂未改制前,他一个月只有用汗水换来的五百多元工资,省也省不了多少。父子俩一个月伙食要花二百多,孩子正在长身体这是不可少的;另外,孩子每月还要开支笔墨纸张和资料费,约五十多元;还有,衣着、校服费用,平均 起来每月要三十元开支;老家的父母每月还得寄去一百元,不能少给;家里水电费垃圾费每月要五十元的出项;除了这些还得应付随时都能出现的政府各种摊派和道路集资等,再加平时作自己烟嘴费支出,每每到月底手里的钱就没了。

要说省,范大仓只能在自己身上做文章。他首先想到是戒烟,每天两块五角一包的“一品梅”,如果戒了一个月就能积攒下来七十多元。对范大仓来说,这笔钱是可观的。戒烟的滋味真难挨,为了儿子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另外,就是免了自己三天一把澡。天热时,在家里用凉水冲冲;天冷时,只用热毛巾在身上擦一擦。这样每月又能省下二十元。范大仓还免除了和一切朋友、同事间的人情来往,朋友、同事家遇红白事他都绕着走视而不见,哪怕有人直接通知,他也把脸皮寒一寒头一低便算了。不给自己添置衣服鞋帽,他身上的穿戴大多是在夜深人静时,去垃圾堆旁捡别人遗弃的废旧。就连那天在街上遇到老柴是他主动邀约去小饭馆的开支,最后也是老柴付的账。为了儿子能上最好的高中范大仓已经把自己豁出去了。含辛茹苦中,几年中一路走来,范大仓身边竟然有了八千多元的积蓄。

教改之痛(小说)

不大一会,小童提酒进屋,范大仓也把下酒的小菜给弄好了。一碟酱油炝豆腐,一碟油煎花生米。范大仓笑着端起家里仅有的一张椅子,让小童坐在上面,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后,自己则带着笑脸去了厨房。拿来碗筷,摆置好菜,范大仓坐在了床沿上。每喝一口酒,他都要伸手在儿子头上摸一把。范大仓一遍又一遍,唠叨着同一句话:“哼哼,我儿子,有种……吃,多吃些……”

范大仓在把一斤“虞姬神”的最后一滴倒入自己嘴里后,只见他慢慢起身,趔趔趄趄地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跪下,带着哭腔说:“媳妇,我未辜负你啊,儿子考上了,考上我们沭河的最好中学,沭河中学,再过三年儿子就能读大学了……”墙壁上挂着他老婆的遗像。

第二天早晨,范大仓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起得早,他把自己的三轮车整得叮铛响,即便面前没有一个人,他也拉着车铃铛在街上疯跑,他是在向世界宣泄自己的兴奋,他范大仓儿子考上高中了,是沭河县最好的一所中学。

然而,范大仓的兴奋只持续到下午六点多钟,儿子小童在街上找到他,将一则消息告诉给他时,便将他编织的神话撕了个粉碎。1998年沭河中学高一新生实行免费生制,免费生分数线是711分,比去年的录取分数线足足高了109分。高于711分的可以免费入学,之后每低十分算一挡,要想入沭中读书,每低一档就要向学校交一万四千元的择校费,低的挡数越多,交的费用越高。这个费用从公布分数的第三天一早就开始收缴,先交钱的考生优先录取,额满为止。根据沭河县政府文件精神,沭河中学从1998年秋季招生开始,实行公办民营体制,除了中考成绩超过711分的三百名考生免收费用外,其余想进沭河中学读书的必须交培养费或是择校费。小童中考成绩属于较好的范畴,但也要交一万四千元。想想自己身边只有区区八千元钱,离儿子入县中所需的一万四千元还要差一大截。没钱,儿子上好高中的梦就要落空,范大仓着实慌了。

“爸,是儿子不中用……”然而,当儿子小童很内疚地挨着他时,范大仓脸上却没有让儿子看出有一点不沉稳的迹象,只听他很老练地对小童说:“儿子,你放心,县中我们是上定了。今天晚上,你老爸就是偷也要把你入学的钱弄到手,你就放心地回家睡觉好了……”说着他就把三轮车丢给小童,迈着坚定的步伐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教改之痛(小说)

天黑时,范大仓没有回家;夜里十二点,范大仓还是没有回家。

“啪,啪!”第二天十一点多钟,有人敲院门,正在收拾屋子的小童慌忙跑了出来。打开院门,一个警察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家还有人吗?”

“我爸,我爸……”小童劫生生的回答道。

“你爸是范大仓,对不?”警察问小童。

“……”小童点了点头。

“你爸出事了,昨天夜里,他在东方娱乐中心门前, 拦路抢劫,被公安局抓了,快想法交五千元的罚金,否则……”

小童哭了起来。